人到中年,60岁的她告诉我们人生有多少可能

        时间:2020.02.25 来源:电影频道 作者:Mango


        前不久,第39届中国香港电影金像奖入围名单出炉,周冬雨凭借《少年的你》提名最佳女主角。



        这是她第二次提名最佳女主角,细数中国香港电影金像奖史上获得影后最多的人,惠英红是一定不能不说的。


        2017年4月9日晚,中国香港电影金像奖落下帷幕,惠英红凭借电影《幸运是我》第三次获封金像奖影后,在金像奖历史上获奖次数仅次于张曼玉(张曼玉五度封后)。


        而当年的金马奖上,惠英红亦凭借电影《血观音》夺得最佳女主角的桂冠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017年,惠英红57岁。站在金像奖的领奖台上,她泪如雨下:“我第一次得奖时,爸爸刚刚过世,这次获奖,妈妈也走了。我多么希望妈妈能跟我说一句以我为荣。我想对她说,我没有丢你的人。”



        熟悉惠英红的人都知道,她的一生命途多舛,充满坎坷,拍成电视剧100集都可能不够,连她自己都说:“我的一辈子是别人的两辈子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有人曾这样评价她:

         

        满洲正黄旗人,却3岁上街要饭,4岁在鱼龙混杂的社会中打混,12岁当舞女;17岁拍电影,22岁晋升影后,33岁过气到无人问津,40岁患抑郁症吞下36粒安眠药自杀被救;44岁重新振作,50岁再拿金像奖,57岁夺得“两后”,活得优雅潇洒。



        她的经历让人想起去年暑期大热的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中震撼人心的主题:逆天改命,没有什么不可以。用一个字来形容惠英红的童年,那就是:苦。



        惠英红1960年生于香港,祖籍山东,满洲正黄旗后裔,恰逢家道中落,3岁时父亲又被骗得倾家荡产。家中本有兄弟姊妹八人,但因为贫困,且受台风天气影响,家里的房子倒塌了,一家人经常饿肚子,没有饭吃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左为惠英红哥哥惠天赐,从小学戏,后来也当了演员


        年长的兄姐们都被卖掉了学京戏,她则乞讨叫卖口香糖、扑克牌等,就这样度过了近十年的时光。直到她12岁的时候,渴望多赚点钱,她去当了舞女。整日刻苦训练,登台表演,学习舞蹈比别人更快,更用功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两年之后,她的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出现了。那是1974年,导演张彻在香港邵氏公司风头正盛,正在筹备电影《射雕英雄传》



        张彻随即相中了14岁的惠英红,邀她出演穆念慈一角,郭靖、黄蓉则由邵氏小生傅声、演艺新人恬妞出演。在拍摄一场哭戏时,惠英红哭得很惨,导演惊讶问她:你演过很多戏吗?惠英红回答道:因为这些苦我都经历过。



        虽然出演这部电影的片酬并不是很高,但惠英红的人生轨迹从此发生了改变。张彻之后,导演李翰祥刘家良先后向她抛出橄榄枝,一个打女之星冉冉升起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她在刘家良的栽培下,陆续主演了几部武侠片。1982年,堪称惠英红年轻时最光辉的一年,她凭借电影《长辈》斩获了第一届中国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,成为了第一个影后。



        而且是靠打戏获封的影后,这在中国香港电影史上寥寥无几,那一年,惠英红年仅22。之后,惠英红成为邵氏的打女花旦,活跃在武侠片中,演绎了多部脍炙人口的作品。



        她拍打戏一点都不怕吃苦,伤痕累累是家常便饭,人们常说成龙拍动作戏不用替身,而惠英红就如同“女版成龙”。在拍电影的时候,有个从四楼跳下的镜头,她在没用替身的情况下亲自完成的,结果摔断了一条腿。



        邵氏武打片在动作设计上常常比较繁复,一个镜头里武打动作可能有五六十下,所以拍打戏,惠英红不仅要排练很久,而且一天十二个小时都在打,几乎不能休息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拍打戏受伤了,筋断掉了,惠英红常常是继续绷着,接着打,断了腿,石膏还没上,也要继续接着打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后来惠英红回忆起这段时光,她说,在那个比较差的环境里,如果没有心理支撑,是熬不过去的。



        对她来说,弟弟妹妹们上学可以穿好一点的球鞋、自己可以买一套好看的衣服就是自己的心理支撑,不回到过去讨饭时被人踹一脚的生活就是自己的心理支撑,不再去那么差的环境中演戏也是自己的心理支撑,人生要有一个目标,对自己得有一个交代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70年代中期到90年代,惠英红拍了大量的武侠片,红极一时,但同时也是“打女”这个定位限制了她的发展。



        90年代,香港电影改头换面,邵氏风光不再,武侠片逐渐衰退,文艺片盛行,占领了市场。同一时期的张曼玉、林青霞钟楚红等受到关注,惠英红的演艺事业急转直下,一下子跌落谷底。


        电影《幸运是我》剧照


        有的导演就给我两三天的戏。我咽不下这口气,也丢不起这个脸。我以前那么有架子,现在怎么成这样,想不通,最后就觉着,自己是垃圾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从开始的耀眼明星、大红大紫到逐渐连配角的戏份都没有,事业上的困境对她产生了极大的打击,她一度患上抑郁症,甚至选择轻生,吃了36粒安眠药自杀,幸而被救了回来。



        2003年惠英红在亲朋的开解帮助下开始重新振作,两年后以新人姿态低调复出香港娱乐圈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009年,惠英红出演电影《心魔》中一个占有欲极强的母亲角色,为了这部戏,她迅速减重,也许是自己的经历使然,她在片中将精神几近崩溃的状态演绎得十分完美。



        2010年,她凭借此角色荣获了第29届中国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。这是她第二次获得这个奖项,第一次已经是28年前了。再一次站在领奖台上,她情难自抑、泣不成声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刚才在下面吃了药,是真的,我怕我心脏跳得太快……因为我很期望能拿到这个奖,我不怕告诉大家,我真的,我真的曾经想过放弃自己的生命,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怎么样......


        《心魔》这部电影给她带来了诸多荣誉,2010年惠英红凭该片先后赢得第4届亚洲电影大奖“最佳女配角”、第10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“最佳女主角”、第10届中国长春电影节“最佳女主角”等多个奖项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此后,她也参演了一些电视剧,如我们熟知的《公主嫁到》《倾世皇妃》《唐宫燕》等。



        2014年,惠英红凭电影《僵尸》获第33届中国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。2017年,她以电影《幸运是我》《血观音》分别夺得金像奖、金马奖最佳女主角。



        《幸运是我》中,她扮演一位阿兹海默症患者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老年痴呆。惠英红将自己患有此病母亲代入到影片中,拍摄期间,她整个人都很沉重,因为她对母亲的愧疚和抱歉都深深地刻画在她的表演中。



        2019年4月15日,她又凭借电影《翠丝》获得第38届中国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。至此,金像奖上,惠英红已经两获最佳女配角、三获最佳女主角,仅次于张曼玉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2019年,惠英红在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中饰演英姿飒爽的女警。



        纵观惠英红的一生,凤凰涅槃、浴火重生不就是说的像她这样的人吗?!

         

        小时候的经历虽然苦、虽然难,但这是没办法选择的,最重要的是往后的路怎么走。生活的困境锻造了坚强、勇敢、独立的惠英红,塑造了她敢于用命运抗争的精神,这也是从古至今人类值得歌颂的可贵可敬的地方。



        我有我的个性,我是打不死的。哪怕在人生的最低潮,我也能够找到自己的空间生存。我相信在一个孤岛里面有10个人,最后活下来的肯定是我。


        多年来,她主动学习英文、画画、专业按摩、心理治疗,会煮饭、还会绣花,遗憾的是,感情生活始终总是没有着落。



        这也是她人生的一大憾事。因为,她一直在等一个人,等一个可能永远杳无音信的人。她十几岁的时候卖口香糖,有一位国外的士兵经常光顾她的生意,有一次,买完口香糖之后用粤语对着惠英红说了一句:“我爱你”,就走掉了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没多久大兵离开了香港,从此二人再没有见过面。



        后来,惠英红去美国领奖,当时台下有很多老兵,她就跑去一个个问,谁去过湾仔地区,可惜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那个常常光顾她生意的士兵成了惠英红少女时期的白月光,给了她温暖和善意。在一次访谈中,惠英红说:“我希望能够有一天,他能寄个照片,我记得他的样子,无论他怎样老。”



        戏如人生,人生如戏。60岁的惠英红经历了太多太多,她没有被命运羁绊,而是选择了做一个掌握命运的人。世事变迁,星海沉浮,孑然一身依旧傲然于世。虽然辛苦,她却还是选择了这滚烫的人生。



        文/Mango